斯皮格尔:90后的互联网新贵

新闻军事文化历史体育NBA视频娱谈财经世相科技汽车房产时尚健康教育母婴旅游美食星座

22岁和24岁、斯坦福大学校友、一个辍学一个毕业,伊万·斯皮格尔(Evan Spiegel)和博比·墨菲(Bobby Murphy)用惊人的速度把一款产品设计课上的作业Snapchat,从老爸的客厅搬到了投资人的面前,他们用了仅仅两年时间。

“所有人都说,这是个可怕的创意。”作为Snapchat联合创始人兼CEO,斯皮格尔在接受美国《福布斯》杂志采访时回忆道,2011年4月,当他在课堂上介绍自己的创意作业时,“他们说,没人会用它,即使有人用,也是用来发送色情照片。”

2011年9月,斯皮格尔和校友墨菲推出了第一版Snapchat,一款可以让用户发送并浏览后自动删除其照片、视频、文本的交流工具。

Facebook的诞生曾经让社交网络升级到了“云端”概念,然而,这一切却让斯皮格尔感到一丝不对劲。

“我不知道你们的情况,但我的朋友变得非常怪异。”斯皮格尔补充道,屏幕上多的是一幅幅被描绘成“羡慕我吧”的场景落日和假期,有趣到无法想象的聚会和美味可口的食物。人人都忙着为自己塑造完美的网络形象,率性被慢慢抛弃。

“人们背负着这种管理数字版自我的沉重负担,”斯皮格尔说道,“这使社交失去了所有的乐趣。”

于是,不留痕迹的Snapchat努力把那种“撒泼”的乐趣带回数字世界。Snapchat并不是要和Instagram抢市场,实际上,私密、短暂、即时,是斯皮格尔设计它的初衷,也是最核心的竞争力之一。

在接受美国科技网站TechCrunch采访时,斯皮格尔透露了他们最新的数据:截至今年6月,用户们已经通过 iOS 客户端发送了 10 亿照片,每天用户发送的照片量达到 2000 万张,目前在 App Store 美国免费榜上排第 19,在图片摄影类中仅次于 Youtube 和 Instagram 排第三。很快,他们还将推出Android客户端,向更广泛的用户群体进军。

这是一款用户群集中在12到24岁的产品,这是年轻人设计给年轻人的小玩意儿,但同时,这也确实是一款令父母们头疼的产品。假设13岁的孩子们发送的每张照片都会自动消失,那么如何监督他们的数字生活习惯成了大人们不得不面临的问题。

斯皮格尔表示,虽然照片会消失,但用户的联系记录不会。以此来看,这和只能查看电话记录却听不到电话内容来说,没什么不同。

父母们的担心没能影响到Snapchat的受欢迎程度。在获得新一轮融资后,斯皮格尔同时宣布即将推出商业化的第一步,为体验付费的应用内购买。但不论如何改版,Snapchat开发团队表示,“从未考虑过”要让用户付费保存快照。

如果说,华尔街曾经对年轻创业者不屑一顾,那么现在他们开始一个劲儿地寻找这些年轻的面孔。

打开斯皮格尔在linkedin上的主页,毕业即创业的经历让他的履历看上起简单到略显直白。即便是比他大两岁的联合创始人墨菲,简历上也并没有更“惊喜”的地方。和几乎所有互联网催生出来的美国年轻富翁们一样,“技术天才”、“辍学创业”、“几岁时便开始编程卖钱”,这些被“用烂”了的标签却依然适用于层出不穷的“新人”身上。

牵头参与Snapchat此轮融资的IVP合伙人丹尼斯·菲尔普斯(Dennis Phelps)在他近期的一篇题为“IVP投资Snapchat的十个原因”的博客文章中写道,“青春没有被年轻浪费”(Youth is Not Wasted on the Young)。在他看来,斯皮格尔和墨菲是新一代科技企业家的代表,“这是从小伴随着智能机长大,甚至不怎么了解那些存在于电脑屏幕上的网页的一代。”在他看来,这样的团队有可能成就“一个最成功的消费应用”。

“老大哥”Facebook曾经以为它能干掉Snapchat,于是它去试了。

据美国商业周刊杂志(Businessweek)报道,去年12月初,Facebook抛出了它的“Snapchat”Poke,显然后者是模仿之作,而它的拷贝过程,仅用了12天,扎克伯格亲自参与撰写了代码。更有猜测说Facebook曾尝试收购Snapchat,如今看来,这种情况绝没有可能存在。

在Poke发布的那天,斯皮格尔发表声明说道,“欢迎,Facebook,认真的说!”

同样辍学、同为二十几岁的年纪,显然“谁被谁收购”都不是件令人太愉快的事情。而在互联网的对阵中,谁赢谁输又都是件令人难以捉摸的事情。

当浮层化现象严重时,我们遇到的挑战是,出的主意没有太大实操价值,从事实际操作的人…

恒大与拜仁这场比赛太有价值,展现了自己,也终于真刀真枪下看清了自己,更成为一把标尺…

人的生命本无意义,是学习和实践赋予了它意义。应该把学习作为人生的习惯和信仰。

幸福是什么?当你功成名就时,发现成功不会让你幸福,和人分享才会。当你赚到很多钱时…